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潮陽新聞 > 正文
潮陽一13歲女孩無證開摩托載兩人上路
更新時間:2019-11-05 10:47:10  點擊次數:

  還要過3個月,在潮陽城區某中學讀書的小黃才年滿14周歲。這么一名心智、體能與行為能力均不成熟穩定的少女,居然敢駕駛摩托車搭載兩名比自己大兩三歲的女校友外出兜風,結果途中發生了車禍,釀成一死一傷慘劇。漠視規則,不但讓她自己躺進了醫院,也連累其父母親必須承擔支付巨額賠償金的法律責任。警鐘長鳴,未成年人無證駕駛機動車的嚴重危害性.必須引起家庭、學校和社會各界的足夠重視。

  單方交通事故斷送一條年輕生命

  2018年10月20日是星期六。當天下午3時多,家住潮陽區文光街道的小黃駕駛一輛無號牌兩輪摩托車搭載同校的小鄭和小許外出。3名女孩兒一路上有說有笑,但卻忘了一名沒有駕駛資格的未成年人駕駛機動鈔敩載且3人均沒戴安全頭盔是有多么危險。

  當摩托車行駛至潮陽區東山大道棉北街道平北文化廣場前面路段時,意外發生了。由于操作不當,小黃駕駛的兩輪摩托車碰撞到路邊墻體后摔倒,3名駕乘人員全部倒地,造成乘坐人小鄭當場死亡、駕駛人小黃受傷住院治療的單方交通事故。同月26日,當地公安交警部門對此宗交通事故作出事故認定書,認定當事人小黃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當事人小鄭和小許無責任。經法醫鑒定,小鄭符合交通事故致重型顱腦損傷死亡。事故發生后,小黃的父親黃某超、母親鄭某安向死者父母親支付了4萬元。

  在各方就賠償問題協商未果后,今年3月,受害人小鄭的父親鄭某城、母親陳某娥以小黃及其法定監護人黃某超、鄭某安和潮陽區棉北街道平北社區居蔚會、潮陽區城管局為被告,向潮陽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判令被告小黃、黃某超、鄭某安向兩原告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撫慰金共計67萬余元,被告平北社區居蔚會、區城管局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圍墻有無“過錯”雙方各執一詞

  為什么將事發地的社區居蔚會和城管部門也列為被告呢?對此,兩名原告認為,平北社區居蔚會是事發地圍墻的違法建設業主,由于其違法在馬路邊建造水泥圍墻,導致受害人小鄭撞擊圍墻當場死亡,違法建設的圍墻與小鄭的死亡有因果關系;區城管局作為城市綜合管理行證部門,對平北社區居蔚會的違法建設沒有履行拆違職權,其怠于履行職責的行為對小鄭的死亡存在著因果關系,兩個單位依法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

  對此,被告區城管局辯稱,自己既非案涉圍墻的管理人,也不具備拆除違章建筑的職權,不是本案適格被告。本案案涉圍墻建于道路的一側,其后面是田地,與道路的高低差約有四五米,平北居蔚會建造該圍墻的本意是為了防止車輛和行人跌落至田地從而造成*人身傷亡,其本意是好的,客觀上也保障了道路的通行安全。案涉圍墻并不會影響道路上車輛和行人的安全通行,圍墻本身也足夠醒目,在車輛和行人正常通行的情況下不可能出現撞擊圍墻造成傷亡的情形。本案中,被告小黃以及受害人違反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的行為與受害人的死亡才具有直接的因果關系,受害人的死亡與案涉圍墻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關于棉北街道平北社區居蔚會和潮陽區城管局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與事實不符,依法予以駁回。

  肇事者父母承擔八成賠償責任

  潮陽區法院經審理認為,生命權是公民最根本的人身權,受害人小鄭因本宗交通事故死亡,未成年人小黃駕車造成受害人小鄭死亡的事實有公安交警部門認定事實為據,原告請求被告黃某超、鄭某安承擔賠償責任,可予支持。但未成年人的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不受侵犯,不履行職責的應當承擔責任。原告鄭某城、陳某娥作為受害人小鄭的監護人,對受害人小鄭在周六休息時間與小許乘坐未成年人無證駕駛的無牌兩輪摩托車外出的行為,客觀上存在疏于履行監護職責的情形,兩原告對損害的發生存在過錯,應適當減輕侵權人的責任,酌定由被告黃某超、鄭某安承擔80%的損害賠償責任。

  根據法律和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法院認定原告的各項損失共計63萬余元,該款由被告黃某超、鄭某安承擔80%的賠償責任,即為50.4萬多元,抵除事故發生后其已支付的4萬元,還應賠償46.4萬多元。據此,依法判決被告黃某超、鄭某安賠償原告鄭某城、陳某娥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各項損失共計46.4萬多元,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汕頭城市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哪个城市赚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