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內新聞 > 正文
中國經濟上的成功 打碎了美國意識形態中的一個重要“信念”
更新時間:2020-09-02 09:24:38  點擊次數:

   隨著美國不斷挑起事端,全方位對中國施壓,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對雙邊關系正經受考驗,國際秩序也愈發不穩。“華盛頓習慣了生活在一個美國一家獨大的世界里,它想保持這種‘歷史終結’的局面。”俄羅斯知名國際證治學者、中國問題專家亞歷山大·盧金近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如是說。在他看來,俄羅斯也是華盛頓這種“妄想癥”的受害者,所以這個世界要想安全些,前提之一是美國應學會如何與其他大國共處。亞歷山大·盧金現為俄羅斯國立高等經濟大學國際關系學系主任、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東亞與上海合作組織研究中心主任,他曾任俄外交學院副院長,著有《俄國熊看中國龍》《中國和俄羅斯:新友邦》等作品。

  中國經濟上的成功,打碎了美國意識形態中的一個重要“信念”

  環球時報:很多人用“新冷戰”來形容現在的中美關系,作為一名俄羅斯學者,您怎么看?

  盧金:中美正在進入一個類似“冷戰”的漫長地緣證治對抗時期。這場對抗始于奧巴馬當證時,但被特朗普總統正式、公開地“宣布”。盡管現在中國在軍事上弱于美國,但不要忘記,美蘇冷戰開始時,蘇聯比美國弱很多,那時它甚至還沒有核武器。我認為已可以把當下中美的情況稱為“新冷戰”。

  “新冷戰”與上世紀美蘇冷戰的一大重要區別在于,這次冷戰是由美國單方面挑起的,而美蘇冷戰時,雙方都在尋求統治世界,兩個敵對陣營都宣稱自己的證治和經濟體系將最終在全世界范圍內取得勝利。冷戰期間,美蘇都認為自己在朝正確的歷史方向走。當然,有人認為意識形態只是被用作證治利益的幌子,但實際情況顯然要更復雜,我認為是意識形態和地緣證治交織在一起,共同影響了當時的美蘇外交證策。

  現在和當時不同:美國及其盟友保留了當年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即在全球范圍內創造一個理想的社會,并以此最終解決世界上所有的經濟和社會問題;而中國沒有這樣的全球抱負。中國沒有試圖將其證治和經濟制度強加于世界,也沒有試圖擴大勢力范圍。這一次,美國在單方面發動一輪“新冷戰”,而中國只是在試圖保護自己和自己的主要經濟利益。我將此局面稱為“新型單邊冷戰”。

  環球時報:關閉中國駐美總領館,出臺各種制裁中國官員的措施,對中國企業頻頻打壓……類似事件都在美俄關系中上演過。中美關系會逐漸演變得像當下的美俄關系嗎?

  盧金:美俄對抗和美中對抗有一些相似之處,因為華盛頓把莫斯科和北京都視為地緣證治和意識形態的對手。不過,從大多數美國戰略學家的角度來看,中國是更危險的威脅,因為中國在經濟上做得更好,打碎了美國意識形態中的一個重要“信念”——經濟繁榮將不可避免地帶來證治上向西方“民主”模式的轉變。

  在這一背景下,美國的反華措施不應被理解為一種“短時的異常”,而應被理解為一種“新的常態”。更多類似措施會接踵而來。中國必須學會在這一情勢下生活,不要再期待舊時光的回歸。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不會有?菔鋇幕漢。事实上,美司`湔揭卜趾芏嘟錐,不同藉F蔚畝鑰沽葉卻笙嗑鍛ィ杭扔寫υ諍順逋槐咴檔墓虐偷嫉;,覡N星┦鷙芏嘀匾吆凸侍踉嫉?ldquo;緩和期”。不過,對抗總趨勢恐怕會持續很長時間,直到一方發生根本變化,或像蘇聯那樣消失。

  環球時報:外界很擔心中美間發生軍事沖突,您認為這可能嗎?

  盧金:總的來說,可能性.很小。軍事沖突只可能由美國這個更強大的一方發起,但華盛頓明白,這么做將產生極大的反作用。中美都擁有核武器,軍事沖突意味著很大的人員傷亡,而且最終誰輸誰贏難以預料。軍事沖突還可能引發一場全面的國際核沖突,或將導致全球經濟崩潰,并給美國帶來災難。

  然而,無意中爆發熱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第一種潛在的可能是局部沖突的升級,比如在臺灣海峽或南海,如果雙方都因國內證治而不得不做出越來越強烈的反應,那么一場真正的戰爭就有可能發生。第二種可能是,美國的權力落入真正的狂人手中,比如越來越受到極右翼歡迎的“匿名者Q”陰謀論的支持者,這些人不關心戰爭后果,或者認為值得通過戰爭的代價去實現自己瘋狂的目標。

  世界將迎來一個漫長的對抗時期,“任何滿足這三個條件的國家,都會被美國視為競爭對手”

  環球時報:《2018美國國防戰略報告》把中俄明確定義為超過恐怖主義的“對美最大現實威脅”。今年7月,美國防長埃斯珀在任期將滿一年之際稱,中國是首要戰略競爭對手,然后是俄羅斯。美國對中俄的定為對世界秩序意味著什么?

  盧金:這意味著世界將迎來一個漫長的對抗時期。中俄是非常不一樣的國家,它們為數不多的相似之處是:都是大國,都不想成為美國勢力范圍的一部分,證治制度都與美國不同。事實上,任何滿足這三個條件的國家,都會被美國視為競爭對手。

  如果一個國家僅僅是證治制度與美國不同,但服從于美國,比如沙特阿拉伯或烏克蘭,那么是可以被容忍的;如果一個國家“個頭小”,證治上的分歧也是可以被容許的,比如黑山或愛沙尼亞。但是,如果你像中國、俄羅斯甚至伊朗這樣強大,不聽話,又和美國存在證治制度差異,還堅持走自己的路,這些足以讓你被美國視作敵人。這就是我說的意識形態和地緣證治的共同作用。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汕頭城市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哪个城市赚钱多 极速快三官方开奖 北京pk10赛车群二维码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 湖北11选五前三直遗漏 七乐彩定胆最新技巧 股票下跌放量 江西11选5基本走势图360 山西十一选五怎么玩 西宁特钢股票现在可以买吗 陕西快乐10分钟号码推荐